郑虹宇诉刘欢、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一审判决
来源: | 作者:dcpa16 | 发布时间: 1235天前 | 102 次浏览 | 分享到: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大民四初学第293号
     
        原告:郑虹羽,男,1954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无业,住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风光街5号5-7-3。
        委托代理人:温波,辽宁槐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玉君,辽宁槐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欢,男,1963年8月26日出生,汉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住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委托代理人:刘岩,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青年东路3号。
        法定代表人:王汉平,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力立,山东海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郑虹羽诉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下称山东影视中心)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8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1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虹羽及其委托代理人温波、胡玉君,被告刘欢委托代理人刘岩、被告山东影视中心委托代理人王力立到庭参加诉讼。木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郑虹羽诉称:原告的父亲大连歌舞团原团长、国家一级作曲家郑建春(已于1999年去世)于1960年创作完成《摇篮曲》,该音乐作品自创作完成以来,广为流传,老幼皆知,耳熟能详,曾被多位著名歌唱家演唱,亦广泛在影视作品中使用,是一首能感动净化人心灵的动听歌曲。被告刘欢、被告山东影视中心未经同意,擅自在52集电视连续剧 《闯关东》主题曲《家园》中使用了《摇篮曲》,严重侵犯了郑建春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同时也侵犯了原告获得报酬等一系列合法权益,故要求法院依法判令:1、两被告在电视剧《闯关东》中不得使用《摇篮曲》;2、两被告在全国性媒体上赔礼道歉;3、两被告连带赔偿人民币50万元;4、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而发生的特快专递费44元,律师费2,2万元等合理费用;5、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刘欢辩称:1、原告不具备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2、原告仅起诉被告山东影视中心与被告刘欢,不起诉其他相关主体,于法无据;3、《摇篮曲》系新金县民歌,并非郑建春创作;4、被告刘欢在使用《摇篮曲》时不存在侵犯著作权的主观故意。
      
      被告山东影视中心辩称:1、原告并非音乐作品《摇篮曲》的著作权人;2、原告仅将被告山东影视中心和被告刘欢列为木案被告,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3、被告山东影视中心对原告不构成侵权;4、原告要求赔偿合理开支,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郑虹羽提交的《摇篮曲》手稿,标注 “郑建春词曲”、“1960年作”等字样,原告另提交的郑建春作品集磁带专辑《永远的摇篮曲》,外装封面显示:“大连市文化局监制”、“《摇篮曲》词/曲郑建春”等字样。

      2009年2月20日,大连市公安局青泥洼桥派出所出具《证明》,载明:郑建春于1999年1月逝世,郑建春的父母及其妻子已先于郑建春去世,郑建春的儿子郑虹羽,女儿郑虹天,别无其他子女。

      2009年6月9日,原告以继承人的身份取得国家版权局出具的《著作权登记证书》,载明:《申请者郑虹羽(中国)提交的文件符合规定要求,对郑建春于1960年创作完成,并于1960年5月31日在大连首次发表的音乐作品《摇篮曲(东北民歌风格)》,申请者以继承人身份依法享有著作权。”本案诉讼中,郑虹天当庭表示放弃对案涉音乐作品的继承。

      2007年12月,被告刘欢接受52集电视连续剧《闯关东》制作人被告山东影视中心的委托,为该剧创作片尾曲《家园》。经比对,《家园》与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两首音乐作品时间长度分别为3分41秒、3分51秒,《家园》中的两段说唱部分背景音乐词曲,与原告提交的《摇篮曲》手稿中《月儿明  风儿静  树叶儿遮窗棂啊 蛐蛐儿 叫铮铮 好比那琴弦儿声啊"该部分的词曲相一致,时间长度约27秒。《家园》中所使用的《摇篮曲》的该段词曲,不属于《家园》整首歌曲的主要部分。

      原告为本案诉讼共支出特快专递邮费44元,律师费22,000元,共计22,044元。
     
      诉讼中,被告刘欢提供了《浅论同宗民歌<孟姜女>)调在我国南、北方变体中的异同》文章,中国乐谱网网页截面,《中国精品民问歌曲》、《中国民歌旋律形态》、《中国民歌》等书籍,以及《中国民歌一百首》、《国宝民歌(下)》、《中国民歌—中国摇篮曲》CD光盘等证据,以证明《摇篮曲》系新金县民歌,并非郑建春创作,被告刘欢在使用《摇篮曲》时不存在侵犯著作权的主观故意。
      
      本院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手稿、郑建春作品选集磁带专辑《永远的摇篮曲》、大连市公安局青泥洼桥派出所《证明》、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闯关东》电视剧片尾曲《家园》MP3、律师费发票、特快专递邮费发票,被告刘欢提供的《浅论同宗民歌(孟姜女)调在我国南、北方变体中的异同》文章、中国乐谱网网页截面、《中国精品民间歌曲》、《中国民歌旋律形态》、《中国民歌》等书籍、以及《中国民歌一百首》、《国宝民歌(下)》、《中国民歌一中国摇篮曲》CD光盘等证据,以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笔录在卷为凭。以上证据业经开庭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案的诉争焦点有以下三项:一、原告对音乐作品《摇篮曲》是否享有著作权;二、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三、原告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
     
      一、原告对音乐作品《摇篮曲》是否享有著作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的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木案原告提交的《摇篮曲》手稿,标注“郑建春词曲”、“1960
    年作”等字样;原告另提交的郑建春作品选集磁带《永远的摇篮曲》飞外装封面显示:“大连市文化局监制”、“《摇篮曲》词/曲郑建春”等字样;国家版权局出具的《著作权登记证书》,载有郑建春于1960年创作完成,并于1960年5月31日在大连首次发表的音乐作品《摇篮曲(东北民歌风格)》等内容。原告提交的《摇篮曲》手稿属于原始直接证据,且有国家版权局出具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及合法出版物郑建春作品选集磁带《永远的摇篮曲》相印证,可以证明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系由郑建春于1960年创作完成。大连市公安局青泥洼桥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可以证明:郑建春于1999年1月逝世,郑建春的父母及其妻子已先于郑建春去世,郑建春除儿子郑虹羽、女儿郑虹天外,无共他子女。国家版权局出具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可以证明:郑虹羽对郑建春于1960年创作完成,并于1960年5月31日在大连首次发表的音乐作品《摇篮曲(东北民歌风格)》,以继承人身份依法享有著作权。诉讼中,郑虹天当庭表示其放弃对案涉音乐作品的继承,原告郑虹羽依法继承郑建春对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享有的著作权,与本案具有直接利害关系,系本案的适格诉讼主体,有权对侵犯案涉著作权的行为提起诉讼。被告刘欢提供的《浅论同宗民歌<孟姜女>调在我国南、北方变体中的异同》文章、中国乐谱网网页截面,《中国精品民间歌曲》、《中国民歌旋律形态》、《中国民歌》等书籍、以及《中国民歌一百首》、《国宝民歌(下)》、
          《中国民歌—中国摇篮曲》CD光盘等证据,用以证明《摇篮曲》系新金县民歌、并非郑建春创作、其在使用《摇篮曲》时不存在侵犯著作权的主观故意。被告刘欢提供的上述证据与原告提交的证据《摇篮曲》手稿相比,均属间接证据,被告刘欢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其主张,上述证据不具有被告刘欢所主张的证明效力,两被告就此提出的抗辩意见,没有事实及法律根据,本院不予采信。
     
      二、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经当庭比对,电视连续剧《闯关东》片尾曲《家园》中的两段说唱部分背景音乐使用了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中的“月儿明 风儿静 树叶儿 遮窗棂啊  蛐蛐儿 叫铮铮  好比那琴弦儿声啊”该段词曲,时间长度约27秒,该部分词曲体现了郑建春在案涉作品《摇篮曲》申具有艺术个性的旋律、节奏等的安排和设计,是该音乐作品具代表性部分之一,前述使用属于实质性地使用案涉作品《摇篮曲》。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著作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权利,第二十条规定,“作者的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期不受限制”,国务院《申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规定,“作者死亡后,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完整权由作者的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保护”。被告刘欢接受制片人被告山东影视中心委托在其创作完成的电视连续剧《闯关东》片尾曲《家园》中实质性使用案涉作品《摇篮曲》部分词曲,应当表明该作品已故作者郑建春的身份,但未署该作品作者的姓名,侵犯了郑建春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署名权。被告山东影视中心作为电视连续剧《闯关东》制片人及音乐作品《家园》委托创作人,在电视连续剧《闯关东》中使用音乐作品《家园》,间接使用案涉作品《摇篮曲》部分词曲,未尽到合理审查注意义务,亦侵犯了郑建春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署名权。作为郑建春的继承人,原告郑虹羽有权保护郑建春的署名权不受侵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本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该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著作权属于公民的,公民死亡后,其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在本法规定的保护期内,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转移”,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原告依法继承郑建春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著作财产权,两被告在电视连续剧《闯关东》片尾曲《家园》中使用了案涉作品《摇篮曲》部分词曲,应当向原告支付报酬,现未能支付,两被告的行为均侵犯了原告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获得报酬权。

      综上,两被告在电视连续剧 《闯关东》片尾曲《家园》中使用案涉音乐作品《摇篮曲》部分词曲,侵犯了郑建春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署名权及原告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获得报酬权,两被告就此提出的抗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原告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

      1、关于原告要求两被告在电视剧《闯关东》中不得使用《摇篮曲》的诉讼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七)、(十一)项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遣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两被告的行为侵犯了郑建春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署名权及原告对案涉作品《摇篮曲》享有的获得报酬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两被告未经许可使用的案涉作品《摇篮曲》部分词曲在被控侵权作品《家园》中仅占小部分,且与作品《家园》难以分割,而电视连续剧《闯关东》系由导演、演员等其他民事主体参与的智力创作成果,且该剧的制作发行,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社会公众的欣赏需求。鉴于上述具体案情,为合理平衡当事人之间以及社会公众的利益,本院对原告提出的两被告在电视剧《闯关东》中不得使用《摇篮曲》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以任何方式使用电视剧 《闯关东》片尾曲《家园》时,应当在作品《家园》词曲署名中标注《摇篮曲》作者“"郑建春”的名字。
      
      2、关于原告要求两被告承担赔礼道歉民事责任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赔礼道歉系对当事人精神权利受到损害的救济方式,案涉作品《摇篮曲》作者郑建春已去世多年,两被告虽侵犯了《摇篮曲》作者郑建春的署名权,但两被告在被控侵权作品《家园》中实质使用《摇篮曲》的行为,并未造成贬损《摇篮曲》已故作者郑建春名誉、声望等后果;原告作为《摇篮曲》已故作者著作人身权的保护者,亦未能举证证明两被告对署名权的侵害造成原告本人精神损害的事实,故原告提出的本项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文持。

      3、关于原告要求两被告连带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鉴于原告在本案中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受的实际损失,两被告侵权所得亦无法查清,本院依据涉案作品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赔偿数额。为此,原告因两被告侵权行为所致经济损失,本院酌定为30,000元。原告为本案诉讼支出律师费22,000元,本院参照《大连律师服务收费标准》的有关规定,根据原告诉讼请求被实际支持的程度及具体案情,酌情确定其中4,500元律师费为合理开支,原告支出的特快专送邮费44元,属于原告维权的合理开销,应予保护。为此,原告为制止本案侵权支出的上述两项合理开支,共计4,544元,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山东影视中心对此提出的抗辩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中原告未起诉其他相关主体,系对自身诉讼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本两被告就此提出的抗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提出的两被告在电视剧《闯关东》中不得使用《摇篮曲》的诉讼请求,缺乏合理性,本院不予支持,但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以任何万式使用电视剧《闯关东》片尾曲《家园》时,应当在作品《家园》词曲署名中标注《摇篮曲》作者“郑建春"的名字。原告要求两被告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和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等请求,合理有据,应予支持;前述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开支的数额,应以本院酌定及确定的数额为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二)项、第十一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六务第(七)项、四十七条第(一)项、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块如下:

      一、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以任何方式使用电视剧《闯关东》片尾曲《家园》时,应当在作品《家园》词曲署名中标注《摇篮曲》作者“郑建春”名字;

      二、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连带赔偿原告郑虹羽经济损失30,000元;
      
    三、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连带赔偿原告郑虹羽为制止本案侵权支出的合理开支4,544元;
      
      四、驳回原告郑虹羽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原告郑虹羽承担8,218元,被告刘欢、被告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共同负担582元。

      如不服本判块,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白  波
    审   判  员   孔繁盛
    审   判  员   马会敏
     
    二O一O年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尚晓丹